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转贴友人谢其章一文:《当年何人不窘?》  

2010-09-02 11: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读《万象》杂志11期余斌文章“周作人晚年窘境一斑”。余斌写过《张爱玲传》,与其它张传比较,余斌的这本最好。后来他自己说对现在的 “张爱玲热”不感兴趣,站在读者这边听这话听出了是反感的味道。“周作人热”亦非一天半天了,余斌似乎不反感,关于周作人他写了几篇短的,这回这篇挺长, 题目即事先立了论,——立论有乘现成之嫌。周作人窘了不是一天半天了,也不只是到了晚年才窘的,更何况这窘境又非他一人之窘。窘有两层面;一精神,二物 质。精神上知识分子谁不窘,沈从文不窘,曹禺不窘,不窘才怪呢。物质之窘,这账算不到个人头上,余文拿这个说事,境界很低,说什么“他的尊严实在也所剩无几,”真想问一句,那时候就周一人没尊严,所谓有的,浩劫一来,即化有为无了。尊严这事,全在于认识。其实,周的尊严在于他从未对自己做过的事违背自己意 愿的检查过,——还有比这更高的尊严吗,——如果就尊严论尊严的话。

止庵按,我的朋友中,最明白的莫过于谢其章君了。这篇小文就是一个好例。


  评论这张
 
阅读(142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