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周作人与“新村”  

2010-08-18 17: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一○年八月六日《深圳商报》“万象散笔”包光潜《周氏兄弟与绍兴性格》一文,有云:“当初周作人东渡日本完全受鲁迅影响的,他是去寻找日本‘新村’的。”按,周作人一九○六年东渡日本,系在武者小路实笃创办《白桦》四年之前,似乎还不能说“他是去寻找日本‘新村’的”。据周作人一九一九年所作《日本的新村》一文,“一九一〇年,武者小路实笃(一八八五年生)纠合了一班同志,在东京发刊《白桦》杂志,那时文学上自然主义盛行,他们的理想主义的思想,一时无人理会;到了近三四年,影响渐渐盛大,造成一种新思潮,新村的计画,便是这理想的一种实现;去年冬初,先发队十几个人,已在日向选定地方,立起新村(Atarashiki Mura),实行‘人的生活’。”

周作人与武者小路实笃的关系,可追溯到一九一一年周氏回国后不久。武者小路实笃在《周作人与我》中说:“大概是《白桦》杂志出版的第二年,因为《白桦》的临时增刊‘罗丹号’余书无多,在杂志上刊出购买从速的广告时,从中国方面,有一个人来预购‘罗丹号’了,这人就是周作人。”很长时间周作人都是《白桦》的读者。一九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周氏日记有阅读武者小路著《新村的生活》的记载。当年十一月九日,他收到了新村本部寄来的说明和会则。以后周作人几次给新村汇款。

一九一九年四五月间周作人第二次赴日,本拟访问新村,因匆匆回国而未能如愿。当年七月二日他第三次赴日,于六日抵达。七日到日向福岛町石河内村,第一次与武者小路见面。周氏在此亲身参加劳动,并成为新村的第一位中国会员。十一日离开后,又访问了大阪、京都、滨松、东京几处新村支部。周氏特作《访日本新村记》详述经过,有云:“不但实见一切情形,而且略得体验正当的人的生活幸福,实是我平生极大的喜悦。”八月十日,他返回北京。九月十六日,首次在通信中提到“建设本国的新村”(《答袁濬昌君》)。十一月八日,又为天津学术讲演会讲《新村的精神》。此后一年多里,鼓吹新村尤为著力,发表了《新村运动的解说——对于胡适之先生的演说》、《“工学主义”与新村的讨论》、《新村的理想与实际》、《新村的讨论》等文章,并在《新青年》登出《新村北京支部启示》:“本支部已于本年二月成立,有周作人君主持一切,凡有关于新村的各种事务,均请直接通信接洽。又如有欲往日向,实地考察村中情形者,本支部极愿介绍,并代办旅行的手续。”

一九二〇年十二月十七日周作人作《新村的讨论》,是他最后宣传新村的文字。文中承认新村“不容易普及”,但强调这是“最与我的理想适合的社会改造的一种方法,并希望他将来的实现”。几年以后他说:“我至今还是尊敬日本新村的朋友,但觉得这种生活在满足自己的趣味之外恐怕没有多大的觉世的效力。”(《〈艺术与生活〉自序》)晚年更在《知堂回想录》中说:“新村的理想现在看来是难以实现,可是那时创始者的热心毅力是相当可以佩服的,而且那种期待革命又怀忧虑的心情于此得到多少的慰安,所以对于新村的理论在过去时期我也曾加以宣扬,这就正是做那首《小河》的诗的时代。那时登在《新潮》九月号的《访日本新村记》,是一篇极其幼稚的文章,处处现出宗教的兴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