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关于《1Q84》答记者问  

2010-05-28 12: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广场:村上春树说“想将这个时代所有的世态立体地写出,成为我独有的‘综合’小说。”并说这本小说有“写同时代精神史”的意图,您读完这部小说,觉得村上完成了他的初衷吗?

 

止庵:《1Q84》有两条线索,一条是想当作家但从没出过书的天吾替人修改一本描写邪教组织生活的书《空气蛹》,另一条是女杀手青豆接受任务去暗杀邪教组织的首领,通过这两条线索,读者逐渐接近了神秘的邪教组织的内部。这部小说具有通俗小说的形式,可以当作犯罪小说、言情小说来说,也可以说是一部幻想小说,同时它又表现了一个重大主题,因此它是一部独有的“综合小说”。这部取材于邪教事件的作品,确实抓住了日本当代社会最重要的一点。在我看来,这部作品完成了村上的初衷。

 

文化广场:最早打动很多中国读者的村上,是一个很“小资”、很个人的作家,其实,在他的《寻羊冒险记》、《海边的卡夫卡》等作品中,已经显露出村上创作“大书”的雄心,这本书给我们呈现出了一个什么样的村上?

 

止庵:日本作家中村真一郎在二战后曾“感到日本近代文学实在是小家子相而且贫乏”,提出“只有骨架粗壮的‘正规化小说’才是值得将来的作家从事的工作”。村上的1Q84》就是一部构架很大的“正规化小说”。作品的两条线索同步进展,而且均衡、匀速进展,“综合”的成功有一部分就体现在这种均衡上。

 

文化广场:有人说村上是“和魂洋装”,他自己也说他几乎不看日本小说,他对所谓的“日本元素”也不屑一顾,但作为最有影响的日本当代作家,他小说中对日本文化和现代西方文化的奇特的糅和,是西方读者为之着迷之处。而对很多中国读者来说,村上小说中无论语言、人物以及叙述风格都有一股很“空”的味道,而让人觉得有一股浓浓的“日本味”,您觉得村上的小说是一股什么味道?

 

止庵:村上其实是位非日本化的日本作家,他更多是师从欧美小说,他把卡佛的所有小说都译成日文,卡佛是“极简派文学之父”,村上受到他很大影响。村上的作品中几乎没有我们熟悉的那些“樱花”、“茶道”之类的日本意象,他是用日文写的非日本小说,所以我觉得说他是“洋魂和装”更准确。他早期的小说大多表现的是年轻人所有的那种虚幻感觉,这其实也是西方的。

 

文化广场:作为一个纯粹的读者,这本书带给您什么样的的阅读体验?他的作品几乎本本“大卖”,突破了纯文学和“畅销书”之间所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本书在日本、韩国已创造了销售奇迹,如此巨大的村上魅力该如何解读?

 

止庵:我读《1Q84》,有三个体验:一、这部小说很好看;二、其中有我所重视的那种作家对历史和现实的思考;三、分寸感、节奏感把握得非常好。如此长度的小说,必须有一个很好的节奏才能娓娓道来。

有两种畅销书,一种是按照畅销书的要求来写的,迎合了市场和读者的需求,像《达芬奇的密码》;还有一种,就是作家按照自己的思路创作,最终产生了畅销的效果。像奥威尔的《1984》,就既是超级纯文学书,又是超级畅销书,至今全世界已销售了五千万册。

我理解的村上魅力可以说是两点,第一,村上很会写小说,他能把小说写得很好看,让你很容易进入他的小说世界;第二,他和这个时代相当多的人能产生共鸣。这种共鸣在村上早期的作品中更多体现在情绪上,而后期作品主要是在思想上的共鸣。

 

文化广场:这本书的长度在今天这个追求“快”的时代,对创作者和读者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您觉得传统的“村上迷”会有耐心地去读这么长的一本小说?

止庵:其实一本书好不好读,完全不在于它的长度。当然,一本不好读的书未必不是一本好书。《1Q84》非常容易阅读,所以谈不上什么“挑战”,完全不需要“耐心”。我看这本书,也就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

 

文化广场:村上说他希望他能用《1Q84》给人们提供一个不同的“核心价值观”,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价值观?

止庵:《1Q84》不是一本关于某种意识形态的书,而是关于所有意识形态的书。《1Q84》是一本向奥威尔《1984》致敬的书,是在《1984》的基础上前进了一步。这本书启示我们:当信仰变成一种迷狂,就会变得比奥威尔《1984》里所写的体制更专横,更可怕。即使这种信仰确实出自善的初衷,但是它最终也会走向恶。在《1984》里,象征体制的“老大哥”制造出了愚民;而在《1Q84》里,象征着迷狂信仰的“小小人”制造出邪教教主,它们比邪教教主更有势力。所以在书中,即使青豆杀了邪教教主,实际上也没有用,只要“小小人”在,就会再制造出新的教主。无论《1984》里的“老大哥”,还是《1Q84》里的“小小人”,尽管看上去身份、地位有天壤之别,关键在于它们的共同点都是要扼杀人的个性的。

 

文化广场:这本书的译者不是中国读者最为熟悉的林少华,您对这个版本的译文有什么样的感受?

止庵:这是一个文从字顺的译本,所以读起来挺舒服。翻译讲究“信、达、雅”,其中“信”和“达”是必须的,有人认为在“信”这方面的微小瑕疵“又有多大的问题”,问题大小可以讨论,但它毕竟是个问题。对于“雅”,每个人的理解很不一样。在我看来,“雅”不能脱离“信”,翻译不是再创作。当年周作人对丰子恺译《源氏物语》的批评:“丰子恺文只是很漂亮,滥用成语,不顾与原文空气相合与否,此上海派手法也。”我认为仍然值得留意。

 

 

  评论这张
 
阅读(144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