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色,戒》与《小团圆》  

2010-04-03 13: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说,《色,戒》取材与张爱玲其他小说有别,因此往往被看作她的另类作品;由于故事发生在日据上海,男主人公是汉奸,女主人公想“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又被附会成张爱玲自己与胡兰成的关系的写照,乃至她的“自传”。其实王佳芝并不比张爱玲笔下别的女主人公更像作者,易先生则与胡兰成毫不相干。现在《小团圆》出版了,书中以张爱玲自己为原型塑造了盛九莉,以胡兰成为原型塑造了邵之雍,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充分清算。《色,戒》与《小团圆》写于同一时期,作者显然没有必要另外编个故事影射这件事。

    不过《色,戒》与《小团圆》有些相同的描写,倒让人觉得坐实了王佳芝与张爱玲,易先生与胡兰成相关的推测。

    其一,王佳芝和盛九莉都想过“这个人是真爱我的”。但是接着看下文,就能明白寓意恰恰相反:

“这个人是真爱我的,她突然想,心下轰然一声,若有所失。……‘快走,’她低声说。”(《色,戒》)

    “九莉想道:‘这个人是真爱我的。’但是一只方方的舌尖立刻伸到她嘴唇里,一个干燥的软木塞,因为话说多了口干。他马上觉得她的反感,也就微笑着放了手。”(《小团圆》)

    其二,王佳芝看易先生的“侧影”,盛九莉也看邵之雍的“侧影”:

“他的侧影迎着台灯,目光下视,睫毛像米色的蛾翅,歇落在瘦瘦的面颊上,在她看来是一种温柔怜惜的神气。”(《色,戒》)

她永远看见他的半侧面,背着亮坐在斜对面的沙发椅上,瘦削的面颊,眼窝里略有些憔悴的阴影,弓形的嘴唇,边上有棱。”(《小团圆》)

然而在《小团圆》中,盛九莉并不止看邵之雍的“侧影”。后文写九莉与燕山相恋,二人去看电影:

“她跟他去看了两次。灯光一暗,看见他聚精会神的侧影,内行的眼光射在银幕上,她也肃然起敬起来。像佩服一个电灯匠一样,因为是她自己绝对做不到的。‘文人相轻,自古皆然。’”

 张爱玲笔下写到“侧影”,可以追溯到此前三十多年的《年青的时候》,那里上来就说:潘汝良读书,有个坏脾气,手里握着铅笔,不肯闲着,老是在书头上画小人。他对于图画没有研究过,也不甚感兴趣,可是铅笔一着纸,一弯一弯的,不由自主就勾出一个人脸的侧影,永远是那一个脸,而且永远是向左。从小画惯了,熟极而流,闭着眼能画,左手也能画,唯一的区别是,右手画得圆溜些,左手画得比较生涩,凸凹的角度较大,显得瘦,是同一个人生了场大病之后的侧影。”待到他在语言专修学校的学生休息室里遇到女打字员沁西亚,“她的脸这一偏过去,汝良突然吃了一惊,她的侧面就是他从小东涂西抹画到现在的唯一的侧面,错不了,从额角到下巴那条线。怪不得他报名的时候看见这俄国女人就觉得有点眼熟。他再也没想到过,他画的原来是个女人的侧影,而且是个美丽的女人。口鼻间的距离太短了,据说那是短命的象征。汝良从未考虑过短命的女人可爱之点,他不过直觉地感到,人中短了,有一种稚嫩之美。她的头发黄得没有劲道,大约要借点太阳光方才是纯正的,圣母像里的金黄。唯其因为这似有如无的眼眉鬓发,分外显出侧面那条线。”

       说来张爱玲用的近乎金圣叹《读第五才子书法》所讲“正犯法”或“略犯法”,据此在《色,戒》与《小团圆》之间强作联系,迹近牵强。再说易先生是特务头子,心狠手辣,“他一脱险马上一个电话打去,把那一带都封锁起来,一网打尽,不到晚上十点钟统统枪毙了。”邵之雍则是旧式文人,满脑子“二美三美团圆”,拿时髦话说有点“拎不清”,哪有易先生这副手段。

  评论这张
 
阅读(14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