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五十自述(六)  

2010-03-08 10: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来,我花了不少精力从事现代文学的研究整理工作。所著唯《周作人传》稍成片断,此外均系零碎小篇,倒是在编校方面著力较多。已印行者有《周作人自编文集》三十六种,《苦雨斋译丛》十六种,《周氏兄弟合译文集》四种,《近代欧洲文学史》一种,《鲁迅著译编年全集》二十卷(与王世家合编),《废名文集》和《阿赖耶识论》各一种。《张爱玲全集》已完成十卷,正陆续出版。又有《周作人译文集》十一卷在编辑中。这当然与一己兴趣有关,这里几位作者,都是我最推崇的。

上述诸书中,《近代欧洲文学史》是我发现的周作人佚著。我偶尔上网查阅某图书馆目录,见周氏名下有此一种,遂请作者家属代为查看,原是当年他在北京大学的讲义,计十万字,向未付梓。该书以十九世纪部分为重点,正可弥补此前出版的《欧洲文学史》不全之憾。我和戴大洪合作写了十八万字的注释。另外,《周作人自编文集》中的《老虎桥杂诗》、《木片集》,《苦雨斋译丛》中的《希腊神话》,以及废名的《阿赖耶识论》,都是首次出版我自认为:“作为一个读者偶尔涉足出版,有机会印行几种从未面世的书,与其说感到荣幸,倒不如说少些担忧:我是经历过几十年前那场文化浩劫的人,眼见多少前人心血毁于一旦;现在印成铅字,虽然未必有多少人愿意看它,总归不至再因什么变故而失传了罢。”(《读书、编书与写书》,二〇〇八年)周作人一九四九年后的译作,以前出版的都是别人不同程度上的修改或删节本,不少地方面目全非。幸而译者手稿多半保存下来,编入《苦雨斋译丛》时,一律恢复了原貌。周作人翻译方面的成就,其实未必在其创作之下;特别是对古日本和古希腊作品的翻译,在整个中国翻译史上迄今也很少有人能够相比。可是真要谈论他的译文特色,大概还要以这个本子作为依据。《周作人自编文集》中的《知堂回想录》,原先香港印行的本子错谬太多,我则据作者家属所提供的手稿复印件,订正了数千处之多。《张爱玲全集》中的《重返边城》和《小团圆》,也是根据作者原稿校订。

编校之事,多属琐碎,可以略述我自己一向遵守的原则。首先,体例须得严谨,编订之前,先拟凡例,因书而异。凡例有如法律,制订时要考虑是否适用,能否遵行;实行时则不容违背,杜绝例外。其次,整理前人著作,除必要之举外,编者个人色彩愈少愈好。字句校订,“‘能不改就不改’,只要有据可查,无论辞书还是先前的文学作品,一律不作改动。”(《〈小团圆〉原稿校读记》,二〇〇九年)简而言之,“不错即对”。第三,“一般来说,应以作者定稿即其生前最后修订的一版为底本,假如有亲手校勘过的本子就更应采用了。……作者有权修订自己的作品,虽然未必改得更好,竟或适得其反;倘若出校记,所记录的是‘曾经如何’,其间高下则是另一回事。”(《关于〈废名集〉》,二〇〇九年)

张爱玲有云:“本人还在好好地过日子,只是写得较少,却先后有人将我的作品视为公产,随意发表出书,居然悻悻责备我不应发表自己的旧作,反而侵犯了他的权利。我无从想象富有幽默感如萧伯纳,大男子主义如海明威,怎么样应付这种堂而皇之的海盗行为。……如果他们遇到我这种情况,相信萧伯纳绝不会那么长寿,海明威的猎枪也会提前走火。”(《〈续集〉自序》)我的体会是,“编书者的对面不光是印着一些字的纸而已,还有写这些东西的人,是否也该当它是件人与人之间的事情来办,有一点出乎人之常情的体谅与小心呢。虚悬一个什么——比如说‘研究’罢——在人情之上,我想其被人所骂也是该着的罢。”(《谈编书》,一九九七年)

写到这里,“关于自己”交待已毕,还有一点闲话,顺便一说。前些时谷林先生逝世,我著文纪念,谈到他对周作人的看法时,提及论家对其《答客问》不无误解。文章刊出后,接到来信云:“……其实那几句不当的话,只为引出最末一句:‘时下知堂读者遍及各处,闻有只取一侧亦步亦趋者,貌似恬淡实为消沉,谷林于他们或许是个无言的提醒。’这提醒也是我的愿望。”我回信说,今非昔比,恐怕消沉已是难能可贵的了,当初周氏是否消沉则姑置勿论。《现代汉语词典》释“恬淡”为“不追求名利,淡泊”、“恬静,安适”,释“消沉”为“情绪低落”;当今之世,躁狂者与奔竞者多有,相形之下,不追求名利、淡泊、恬静、安适诚为情绪低落,故消沉与恬淡相去一间耳。而有此种立场在,对躁狂奔竞“或许是个无言的提醒”,虽不管用亦无所谓。我愿以此自勉。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4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