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鑷存潕涓栭鍏堢敓  

2009-12-02 11: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生:

       信得。舒芜死后,我写了一文,发表在《南都周刊》,现将原稿附上,请阅。您所示周某之文先已读过。胡风在“三十万言书”中引用过自己和舒芜的信,此非秘闻,“三十万言书”收入《胡风全集》,后又出过单行本。在我看来,即便同为“告密”,其一造成后果,其一未造成后果,仍不能混为一谈。而由“反胡风”而“肃反”而“反右”而……后果实在太惨重了。虽然胡风我也觉得他左,不喜欢他的诗和文章,尤其是所谓“主观战斗精神”,其实是对福楼拜以后现实主义文学的一种反动。

       《开卷》上您的大作已拜读,很受教益。但也有一点小小意见:我们不少回忆文章其实真假难辨,回忆鲁迅之作也是如此,其中所引鲁迅的话到底是真是假,需要予以甄别。譬如冯雪峰的《有关一九三六年周扬等人的行动以及鲁迅提出“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口号的经过》,好像是当年的交待材料,假若如此,就更得打个问号了。我写《周作人传》时,很多回忆材料都没用,譬如俞芳在“文革”前后写的那些,我觉得很可疑,不敢以讹传讹。

       “以周解周”的文章曾承作者赐阅,我复一信略述己见,有一点未及提出:文中说,“其实还有一个层面的意思就是以作者对周作人思想的理解为标准来解读周作人,……这第三个层面的解读则可以说是限制了思考的进一步深入”,不以作者自己的理解为标准,难道该以别人的理解为标准么。真要是取后一法,恐怕不仅难有“思考的进一步深入”,甚至连“思考”都谈不上了。如此看来,文中的话似乎该看作是对我的书的一种褒扬了,至少我当以此自勉。说来写作多年,所追求的,唯不循规蹈矩而已。

    新近出了一小册子《茶店说书》,收录《云集》之后所作随笔,当呈上求正。我在序言里说,取这个书名,是告诫自己不要信口开河。然则信口开河与循规蹈矩看似两歧,实则一也,都没经过一己的真正思考。

    前些时读《曹汝霖一生之回忆》,觉得甚好,特向先生推荐。

    祝好!

                                                     止庵拜

 

2009-9-21

  评论这张
 
阅读(140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