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沽酌集》原序  

2009-12-14 10:2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沽”,买酒也;“酌”,饮酒也。我取这个题目,好像做了酒鬼似的,其实不然。打个比方罢了。平生兴趣甚少,烟酒茶均不沾,也不喜欢什么运动,只买些书来读;但我觉得就中意味,与沽酒自酌约略相近。若说不足与外人道未免夸张,总之是自得其乐。至于偶尔写写文章,到底还是余绪,好比闲记酒账而已。

      我学习写作不过十年光景,产量不算太多,大致分为两类,其一是“书”,都是专门写的;其一是“文”,写的时候没有计划,凑够一定数量就编本集子。前此的《樗下随笔》、《如面谈》和《六丑笔记》均是这样,这本《沽酌集》也不例外。所写的文章大多与书有关,或是书评,或是因读书而起的感想。写前两本集子时,读什么书都是自己定的,这几年略有不同,倒也没有多大区别,因为自有一条底线在,盖非什么书都肯读,什么话都能说也。前述书评与感想好像是两路文章,其实相去不远,譬如这里的《谈抄书》换个题目,叫做《读〈夜读抄〉》或《读〈苦竹杂记〉》亦无不可。而我写的书评,也从来不死死扣住一个题目说话。

      收入本书的文章皆为二○○○年一月以来所作,编定之前就讲好要归入一套丛书,记得是“好书六十种”之类,我不知道这名目后来改了没有,这里还是声明几句为妥。首先“好”字如果读如去声,那么我的确是“好书”的,所以前半句就讲得通,至于所谈及的书则有好有坏,或不好不坏。但是我说好说坏,别人未必赞同,就像我也未必赞同别人一样。现在只能在所读书的范围之内,挑一些来谈谈感想,如此而已。根本没有推荐书目的意思,实话说干不了,也不愿意干。末了只剩下“六十种”了,如前所述,文章有的是围绕一本书写的,有的不是,我不清楚是否合乎这个数目,如果把集子里提到的书名统计一下,恐怕只多不少罢。

      我迄今所写与书有关的文章不下二百篇,似乎可以趁此机会讲几句总结的话。第一,所谈论的书无拘长短,至少通读过一遍,乃至一遍以上。我知道这是我的笨拙之处,但是我写文章总有点儿害怕,觉得世上自有明眼人,所以向来不敢取巧。附带说一句,若以“看”而不是以“写”而言,我自己倒算得上是明眼人了,读到别人写的书评,有没有读过那书,简直洞若观火。第二,写一篇文章之前,总要给可能存在的读者先定个位,那么至少可以分为两种,其一没有读过这书,其一读过这书。对不同的人就要说不同的话,一是介绍,一是议论。对后一类读者没有必要从谈起,否则不仅多余,也嫌不够尊重。我所写的,几乎都是后一类文章。第三,我小时候无书可读,找到什么就看什么;后来上大学没念过文科,要说损失只有一件,便是得不到系统读书的机会。所以现在写书评,只能谈感想,不能作评论,因为参照系数不够。感想当然也是一种评论,但是没那么严肃,也不求全面。换句话说,既不“定性”,又不“定位”。

      我没有受过文科教育,不知道书评写法有无规矩,自己胡乱写了好多,不免造次。不过辩解的话也不是没有。说句老实话,我压根儿没打算就书论书,不过由此寻个由头,说些自己的话罢了。虽然重要的并不是说什么,而是不说什么。其实对待一本书,如同对待古往今来一切事情一样,我所能做到的只有一点,就是不妄言。大洪兄前些时说:“一件事情发生了,先看事实究竟如何;事实或者不能明了,可依常识加以估量;常识或者不尽够用,可据逻辑加以推断。”妄的对面是信,抱定他这态度,于是信而不妄。我们都是学科学出身,理应如此,不可意气用事。现在文章是一篇篇写的,吾道则一以贯之。即便不写文章,我也是这么看法。孔子云:“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论语·季氏》)我认识大洪兄将近二十年,直,谅,多闻,兼而得之,获益良多,是乃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43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