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再谈译作(《图书博览会随想》一文…  

2007-09-24 10: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译之事,有赖于译者及编辑的能力、知识、悟性和心态。不妨再举一例。苏珊·桑塔格《激进意志的样式》中译本《伯格曼的〈假面〉》一篇云:“近几年来,随着雷奈(Resnais)在《穆里爱》中进一步发挥了想象力,一批更为复杂、更为成熟的电影得以问世。”《戈达尔》一篇则云:“以同时代最杰出的两位导演为例:雷诺阿在完成巨作《穆里爱》之后,就变换成《战争终了》的风格,特吕弗(Truffaut)的《柔肤》也与前作《朱尔与吉姆》大相径庭;而《战争终了》与《柔肤》都不过是两位导演的第四部作品。”“另一些影片——如罗塞里尼(Rossellini)的《意大利之旅》与雷诺阿的《穆里爱》——则采取了一种相对‘非现实主义’的叙述模式,将故事分解成为一个个互不关联的部分。”同一译者,何以忽而确知Resnais是雷奈,忽而又错认成雷诺阿(Reneir)呢。这多少涉及相关知识——雷诺阿与戈达尔谈不上“同时代”,犹如《古事记》和《日本书记》不是“十八世纪的”,《源氏物语》不是“十九世纪的”,一九六五年去世的是谷崎润一郎,并非自杀——主要还当归咎于译者心不在焉,编辑也视而不见罢。

  评论这张
 
阅读(27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