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周作人佚著《近代欧洲文学史》发现…  

2007-09-11 20: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阅某图书馆目录,周作人名下有《近代欧洲文学史》,而他已面世的作品中并无此种。估计是未出版的遗稿,遂请作者家属代为查看。系线装一册,目录三叶,正文七十九叶。分“绪论”、“古代”、“古典主义时代”、“传奇主义时代”和“写实主义时代”五章。正文栏外有“近代欧洲文学史  国文门二年级  周作人编”字样。原是当年在北京大学的讲义。

    一九一七年九月,周作人受聘为北京大学文科教授。据他介绍:“课程上规定,我所担任的欧洲文学史是三单位,希腊罗马文学史三单位,计一星期只要上六小时的课,可是事先却须得预备六小时用的讲义,这大约需要写稿纸至少二十张,再加上看参考书的时间,实在是够忙的了。于是在白天里把草稿起好,到晚上等鲁迅修正字句之后,第二天再来誊正并起草,如是继续下去,在六天里总可以完成所需要的稿件,交到学校里油印备用。”(《知堂回想录·五四之前》)查周氏日记,一九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和二十四日,分别开始编纂“希腊文学史”和“近世文学史”。十二月十九日:“晚起草希文史了。”一九一八年一月七日:“晚起草罗马文学史。”三月十六日:“讲罗马文学史了。”六月五日:“讲二年级文学史了。”六月六日:“上午重编理讲义。”六月七日:“晚编理讲义了,凡希腊罗马中古至十八世纪三卷,合作《欧洲文学史》。”此即如其后来所说:“这样经过一年的光阴,计草成希腊文学要略一卷,罗马一卷,欧洲中古至十八世纪一卷,合成一册《欧洲文学史》,作为北京大学丛书之三,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知堂回想录·五四之前》)《欧洲文学史》出版于一九一八年十月。而该书整理完成之后,“近世文学史”仍在继续编写。一九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日记云:“下午校十九世纪文学史第一编,当付印。”一九一九年三月十四日:“下午续编二年级讲义。”三月十六日:“下午抄讲义五叶。”以后不复见记载。

    据此可知,周氏先起草讲义,后整理成书;讲义共有“希腊文学史”、“罗马文学史”和“近世文学史”三种。其中“近世文学史”另有部分已经撰写,未及正式出版。现在这册《近代欧洲文学史》,应该就是周氏日记中所说“近世文学史”或“二年级讲义”。

    《近代欧洲文学史》之“古代”、“古典主义时代”二章与《欧洲文学史》之第三卷大致相当,当系后者之底本。《欧洲文学史》该卷第一篇第二章“异教诗歌”,对应《近代欧洲文学史》第二章中“异教诗歌”一节;第三章“骑士文学”,对应“武士文学”一节;第五章“文艺复兴之前驱”,对应“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驱”一节;第六章“文艺复兴期拉丁民族之文学”,对应第三章“文艺复兴时期”中“意大利”、“法国”、“西班牙”三节;第七章“文艺复兴期条顿民族之文学”,对应“德国”、“英国”二节;第二篇第一章“十七世纪”,对应第三章“十七世纪”中“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英国”五节;第二章“十八世纪法国之文学”,对应第三章“十八世纪”中“法国”一节;第三章“十八世纪南欧之文学”,对应“意大利西班牙”一节;第四章“十八世纪英国之文学”,对应“英国”一节;第五章“十八世纪德国之文学”,对应“德国”一节;第六章“十八世纪北欧之文学”,对应“俄国”一节,间有采自“丹麦”、“瑞典”、“诺威”各节者;第七章“结论”,对应“总说”一节。其间内容略见增删,文笔稍有润色。《欧洲文学史》用词较新,第三卷第一篇之“基督教”,《近代欧洲文学史》第二章作“景教”,即为一例。《欧洲文学史》第三卷第一篇第一章“绪论”,则与《近代欧洲文学史》第一章“绪论”颇不相同;第四章“异教精神之再现”,亦是补充而作。

    《近代欧洲文学史》第三章末尾云:“文艺复兴期,以古典文学为师,而重在情思,故可谓之第一理想主义时代。十七十八世纪,偏主理性,则为第一古典主义时代。及反动起,十九世纪初,乃有理想主义之复兴(Revival of Romanticism)。不数十年,情思亦复衰歇,继起者曰写实主义,重在客观,以科学之法治艺文,尚理性而黜情思,是亦可谓之古典主义之复兴也。唯是二者,互相推移,以成就十九世纪之文学。及于近世,乃协合而为一,即新理想主义(Neo-Romanticism)是也。”而第四章题曰“传奇主义时代”。Romanticism一词,前后两种说法。查《欧洲文学史》第三卷第二篇第七章,则云:“文艺复兴期,以古典文学为师法,而重在情思,故可称之曰第一传奇主义(Romanticism)时代。十七十八世纪,偏主理性,则为第一古典主义(Classicism)时代。及反动起,十九世纪初,乃有传奇主义之复兴。不数十年,情思亦复衰歇,继起者曰写实主义(Realism),重在客观,以科学之法治艺文,尚理性而黜情思,是亦可谓之古典主义之复兴也。惟是二者,互相推移,以成就十九世纪之文学。及于近世,乃协合而为一,即新传奇主义是也。”大概《近代欧洲文学史》四、五两章,写成于《欧洲文学史》完稿之后,故说法一致,反倒与《近代欧洲文学史》前文相左了。

    《近代欧洲文学史》四、五两章介绍十九世纪文学,篇幅几占全稿三分之二,为《欧洲文学史》所无。第四章“传奇主义时代”即为日记所云“十九世纪文学史第一编”。作者说:“后来商务印书馆要出一套大学的教本,想把这本文学史充数,我也把编好了的十九世纪文学史整理好,预备加进去,可是拿到他们专家审订的意见来一看,我就只好敬谢不敏了。因为他说书中年月有误,那可能是由于我所根据的和他的权威不合,但是主张著作名称悉应改用英文,这种英语正统的看法在那些绅士学者的社会虽是当然,但与原书的主旨正是相反,所以在绅士丛书里只得少陪了。”(《知堂回想录·五四之前》)所谓“编好了的十九世纪文学史”,应是根据《近代欧洲文学史》四、五两章修订而成。不过迄未印行,现已亡失。只是在作者为所译《不自然淘汰》写的附记(一九一八年七月四日作)和《关于〈炭画〉》(一九二六年六月六日作)里,各抄录了关于斯忒林培克(August Strindberg,通译斯特林堡)和显克微支(Henryk sienkiewicz,通译显克维奇)的两段,较之《近代欧洲文学史》相应部分,内容文字略有出入。

    有如周作人一九四四年在《我的杂学》中所述,其了解欧洲文学,始于在江南水师学堂学习英文,“借了这文字的媒介杂乱的读些书,其一部分是欧洲弱小民族文学”。到日本之后,又通过日译本阅读俄国作品和大陆文学,“对于所谓被损害与侮辱的国民的文学更比强国的表示尊重与亲近”。“那时影响至今尚有留存的,即是我的对于几个作家的爱好,俄国的果戈理与伽尔洵,波兰的显克威支,虽然有时可以十年不读,但心里还是永不忘记,陀思妥也夫斯奇也极是佩服,可是有点敬畏,向来不敢轻易翻动,也就较为疏远了。摩斐耳的《斯拉夫文学小史》,克罗巴金的《俄国文学史》,勃兰特思的《波兰印象记》,赖息的《匈加利文学史论》,这些都是四五十面前的旧书,于我却是很有情分,回想当日读书的感激历历如昨日,给予我的好处亦终未亡失。只可惜我未曾充分利用,小说前后译出三十几篇,收在两种短篇集内,史传评论则多止读过独自怡悦耳。但是这也总之不是徒劳的事,民国六年来到北京大学,被命讲授欧洲文学史,就把这些拿来做底子,而这以后七八年间的教书,督促我反复的查考文学史料,这又给我做了一种训练。我最初只是关于古希腊与十九世纪欧洲文学的一部分有点知识,后来因为要教书编讲义,其他部分须得设法补充,所以起头这两年虽然只担任六小时功课,却真是目不暇给,查书写稿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可是结果并不满意,讲义印出了一本,十九世纪这一本终于不曾付印,这门功课在几年之后也停止了。”

    《近代欧洲文学史》“出土”,十九世纪又是重点所在,或可弥补《欧洲文学史》不全之憾。我曾经说,《欧洲文学史》主要是向我们展现了作者所具有的广阔的文化视野;后来他以提倡“人的文学”和“思想革命”而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与此不无关系。结合《近代欧洲文学史》来看,此点更为显著。作者对《欧洲文学史》曾有自我批评:“这是一种杂凑而成的书,材料全由英文本各国文学史,文人传记,作品批评,杂和做成,完全不成东西,不过在那时候也凑合着用了。”(《知堂回想录·五四之前》)然而其难能可贵之处,恰恰在于没有现成“母本”,居然编出一部条理清晰,内容丰富的文学史来。无论《欧洲文学史》,还是《近代欧洲文学史》,都是如此。国内后出类似著作,未必能够完全替代。

  评论这张
 
阅读(14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