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关于我读书  

2007-03-30 16:4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朋友寄来一篇网上文章,题为《点评二〇〇四年的五本畅销书》;看了不免道声惭愧:敢情一本我也没有读过。不过老实说,区区一人不读,于这些书并无损害;同样,于我似乎也无损害。这一年里,若论读书倒也没敢懈怠,只是另外读些自己想读的罢了。前些时我写过一篇《关于畅销书》,归结到一点,即一本书畅销与否,与作为普通读者的我了无干系。或者说这未免也太囿于个人立场了。其实世间诸事,大约惟有读书这一件是可以而且应该从自我出发的,是以尝引古人所云“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论语·公冶长》)和“自适其适”(《庄子·大宗师》)加以形容。说来我也不免猜想人们究竟是何想法,换句话说,一本书到底为甚能够畅销。当然这与书本身不无关系,譬如内容、写法、装帧、定价等,都足以影响读者购买与否;除此之外,也许尚有别种心理因素在起作用。

归纳起来,有三条怕不能免,一曰“受惑”,二曰“从众”,三曰“趋时”。谁都知道“炒作”是恶言语,但是此等商业宣传手段往往见效,说明信以为真者不乏其人。好比《哈梅林的风笛手》里那一城的小孩子似的,听见风笛声就中了魔法跟着走了。“跟风”也是恶言语,而如此做法者比比皆是。别人都买都读,已经足以构成我也买也读的理由;畅销本身就是进一步畅销的原因。报刊上的排行榜,则是跟风的风向标了。至于“趋时”,是想跟上潮流,不致落后,好像不读热门书籍,便无法把握时代脉搏。殊不知一本书的价值,正在于能够超越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是乃放之四海而皆准也,此所以有“永恒”一说。从前我写文章说,如果要了解以及理解身边人物的话,倒是鲁迅或简·奥斯丁的小说可能会给我们更多帮助,因为他们写的要更深刻。以上“受惑”、“从众”和“趋时”,在购买一般商品时,都是正常心态,无可非议;问题在于书并非一般商品,不能如化妆品或家用电器等同样买法。归根到底,应该有点自己的主见。

顺便讲讲我自己。我读书不过自娱自乐,乏善可陈,更不足为法。勉强说来,读之前多所斟酌,读之后每有获益,如此而已。检点日记,今年读书约五六十种。若以本年度出版者为新书,此前为旧书,大概各居其半。新书中又有不少重印者。有些读后不无发现,曾经写为文章;有些虽有感受,未及细想,难以率尔操觚。这里不妨提出几本:贡布罗维奇的《费尔迪杜凯》,赫拉巴尔的《我曾伺候过英国国王》、《巴比代尔》,凯尔泰斯·伊姆雷的《无命运的人生》,库切的《青春》、《伊丽莎白·科斯特洛:八堂课》,苏珊·桑塔格的《反对阐释》、《重点所在》,马丁·艾斯林的《荒诞派戏剧》,若斯亚娜·萨维诺《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创作人生》,文德斯的《与安东尼奥尼在一起的时光》。此外还有一套《杨绛文集》,虽然其中多数作品此前读过。与此类似的是巴别尔的《骑兵军》,十年间我先后读过三个译本,其中之一今年出了“插图本”,遂得机会重读一遍。前些时我在一个座谈会上谈到:作者既是骑兵军的一员,又是文化人;双重身份使得他的作品充满张力,为别人所难以企及。换句话说,你不是巴别尔,也就写不出《骑兵军》。这只是一点想法,正经写篇文章,还得酝酿一番。目下在读理查德·博斯沃思所著传记《墨索里尼》,觉得特有意思。那天我和一位朋友通电话,提起这书,他嫌篇幅太长。我念了开头一段文字,朋友马上打断我说:买!此乃读书人的一点兴致,或不足与外人道也。该书不仅资料翔实,而且独具眼光。不过话也只能说到这儿为止,要写书评尚须俟以时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