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致梅杰信一通  

2007-02-05 09:4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杰君:

《博览群书》转来尊文《又发现废名的三封佚信》,其中披露《作家书简手迹》所载废名一信,与所附影印件核对,有些错字,又漏了一行。兹重录如下:

“这回想不到先生给了我一个烟士披里纯写了一篇长文章,虽见仁见知有不同,其同为正心诚意之处确是一桩大事,兹敬以呈教。此文在拙作中篇幅虽算长的,若较之先生之妙文章如《怎样洗炼白话入文》至多亦不过相等,请准在《人间世》一次登完,千万莫把他切断,因为我本来只写了两千字的,而正在病中(此话大有叫化子露出疮腿来伸手乞怜的样子,然而确是实在的陈情。)吐不过气来还是要把他补成现在这样的篇幅,是可见其有不可切断之苦心焉,若稿费则无妨打折。是为私心所最祷祝者。久有一点意见想贡献于左右,这回因为抄写这篇稿子遂越发的感觉到,便是简体字提倡也可不提倡也可,别人提倡也可而我们不提倡也可,我们如果偶然写了几篇红红绿绿的六朝那样的文章,岂不是亦大快事,简体字岂不大为之损色?不读书的人岂能看得懂我们的文章?能读书的人恐怕要讨厌简体字。故我以为简体字者非——林语堂先生主办的杂志所应提倡之字也。实在简体字者徒不简耳,不简手而烦目耳。在字模子上无所谓繁简,印出来看在眼睛里笔画少而难认耳。愚见如此,不知先生以为何如?中国目下的事情不在这些小事情上面,而我们的文章大事更不在这些小事情上面。匆匆不悉。敬请

道安

废名上言 三月十七日夜。”

   尊文称:“后来陈建军先生将自己对此信的研究结论告诉笔者,收信人为林语堂。”惜未闻其详耳。且略陈我的一点看法。

      废名此信当写于一九三五年。其中提到的“一篇长文章”即《关于派别》,载于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六日《人间世》第二十六期。该文末署“三月十四日写完”,为写信之前三天。文章有云:“林语堂先生在《人间世》二十二期《小品文之遗绪》一文里说知堂先生是今日之公安,私见窃不能与林先生同。”此即信中所说“这回想不到先生给了我一个烟士披里纯写了一篇长文章”。又“我本来只写了两千字的,而正在病中(此话大有叫化子露出疮腿来伸手乞怜的样子,然而确是实在的陈情。)吐不过气来还是要把他补成现在这样的篇幅”,即如文章所说:“上文于昨日写完了,在篇首加了‘关于派别’四个字算是题目,打算就寄给《人间世》发表,但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安,文章刚写到一半就结束——,我越想越觉得我还应该把后半篇的意思补足起来,因为我的初意虽只是想说出我自己所感得的知堂先生的散文与陶诗又是怎样的不同,而这文章上的不同乃包含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事实,我好像有一个要说话的责任似的,当仁而让,恐是自己懒惰。近日身体小有不适,家里的人劝我莫多用心思,昨夜我乃又戏言曰,‘这篇文章恐怕还要多得几块钱稿费,两千字还不够。’妻乃又很不以我为然了,说我在病中来了客偏偏爱说话,又写什么文章。我说,这是要紧的话,不能不说。”就中戏言“还要多得几块钱稿费”,所以信里找补一句“若稿费则无妨打折”。

   此外,尊文有云:“可惜此信有残缺,无收信人的姓名。”我要说,“私见窃不能与先生同。”我觉得这是寄《关于派别》一文给林语堂时所加“附言”,无须上款,所以是完整的。

   知无不言。不对之处,请你和陈先生指教。

 

止庵

二〇〇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