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致戴大洪信三通  

2007-01-29 11:5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洪兄:

《基耶斯洛夫斯基论基耶斯洛夫斯基》一书期盼已久,买到赶紧展读。才看过前言,便大感诧异:此文共八页,概述基氏生平,一并讲到当时的波兰历史,然而其中有太多陌生名字,有如别一国度,别种历史,就连基氏也像另外一个人了。

例如第一页:“与安卓耶·瓦耶达、罗曼·伯兰斯基、乔吉·斯考里毛斯基及克利斯托夫·扎努西——都来自洛兹电影学校——一道,”“伯兰斯基”应为“波兰斯基”。第三页:“在这几年期间,共产主义波兰工人联合党的第一书记是瓦拉达斯洛·戈姆卡,”“戈姆卡”应为哥穆尔卡。第四页:“来自当时波兰工业水平最高的斯来西卡托威斯的第一书记吉雷克接替了戈姆卡。”“吉雷克”应是盖莱克。第六页:“一九八〇年八月十四日日,电机师利奇·瓦来沙因其同事安娜·瓦伦特诺威兹遭到非法解雇而宣布格斯克的勒宁造船厂罢工。”“瓦来沙”即瓦文萨,“格斯克”即格但斯克,“勒宁造船厂”即列宁造船厂。第七页:“忠于莫斯科的波兰军队首领,并于前一年十月份以来担任第一书记的沃耶西切·杰卢泽斯基将军被宣布出任总理。”“杰卢泽斯基”应为雅鲁泽尔斯基。以上提到的四个人,都是波兰当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居然没有一个译对了的。第八页:“随着勃列日涅夫的死亡,以及安德罗波夫和切尼恩科的迅速接替和死亡,”“切尼恩科”应为契尔年科。

   无论对于波兰历史还是波兰电影,我都所知甚少;该书此外还有什么名称译得不规范,无力一一指出。以上几个人名,也是因为过去听广播,看电视,才耳熟能详。而我不明白之处,正在于此:该书编辑真的压根儿就没听说过么。这里我说“编辑”,不说“译者”,因为猜想大概用的台湾译本,此间译者,恐怕不至于这么不晓世事。如果用台湾译本,有道工序是一定不能省的:一应名称,需要按照我们的习惯译法予以订正,不然读者即便不晕头转向,也得费尽心机。而订正亦非易事,需要知道习惯译法是什么,乃至所说的都是谁;所以当编辑的,还得多长点见识才行。

   此等事,专写文章似乎小题大做。这封信权当咱倆聊天好了。

                                                       

                                                       二〇〇三年九月二日

 

 

大洪兄:

      昨日得到《奥尼尔文集》一套,睡前略翻一过,对于编法稍感失望。卷首序言一篇,照例只是评述,于编辑体例及所据版本全无介绍;所收每篇,均不标明完成及首演时间;全书末尾,亦无作者年表之类;文集共选四十四个剧本,而奥氏平生所作不止此数,未入选者也不说明。凡此种种,皆为欠缺。此亦国内出版“文集”、“全集”之通病,似乎所谓“主编”者,只是组织翻译而已,于编书一道并未用心。学术性因此大打折扣,他人写文章、论著,无法引为参考。相比之下,从前出版的《奥尼尔集》、《天边外》要好得多,故篇目虽然重复,尚且不能替换下架也。我期盼这套《奥尼尔文集》久矣,今乃发一番议论,老兄或已见怪不怪乎。

                                                                                                 霁生

                                                                                                               〇〇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大洪兄:

      昨日得译者赠《马尔特手记》一册。前次谈图书订货会印象,曾经提到此书:“莱纳·马利亚·里尔克的《马尔特手记》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式来说,均应列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现在第一次译为中文出版。可惜它混在一套丛书里,好像不大引人注目。”关于“一套丛书”,未免语焉不详。

   且说这套书叫“插图版经典译丛”,《马尔特手记》归在第二辑;看书末广告,第一辑有《爱尔兰日记》、《巴黎的忧郁》、《审判》、《布拉格小城画像》四种。我说“混在一套丛书里,好像不大引人注目”,是因为这里除末一本外,都出过不止一次了。我只是针对内容议论。其实形式方面,亦不无可议之处。

   第一,这是一本小说,插图应该再现情景,而不应该破坏语境。其间区别颇难把握,惟读书人可以体会。譬如写到“在那段时间,我读了席勒和巴格森,奥林施拉格和沙克-斯塔菲尔特,以及瓦尔特·司格特和卡尔德隆的书籍”,倘若绘出主人公读书形象,是再现情景;如像现在这样印上席勒一干人的照片,则是破坏语境。

   第二,仍然要说,这是一本小说,主人公马尔特·劳里茨·布里格虽如译者所云,“某种程度上就是里尔克的化身”,彼此之间却不能画等号。现在书中讲到“我”,就配上里尔克的照片;讲到“父亲”、“母亲”,就配上里尔克父母的照片,无疑是把小说当成自传了。

   以上两点,均与一本书究竟如何读法有关。若谓编者的读法不对,不懂此书,或者不懂读书,大概亦不为过。我看后真是觉得失望。将来若能出个纯文字本就好了。

   祝好!

                                                

                                               二〇〇七年一月二十三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