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知堂与“书话”  

2006-05-22 10:33: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作人身后别人为他编的书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知堂书话》和《知堂序跋》。我本人即受到影响,此处却无须多谈。却说《知堂书话》前后出过三种版本,编法有所不同,书名都是一个;编者在序里说:“《知堂书话》的书名是我取的。”知堂自己的确不曾用过“书话”这一说法。查《辞源》《辞海》《现代汉语词典》,均无“书话”条目。据说此乃阿英首创;成就一种文体,则应归功于唐弢。不过唐著甫面世时,只题《书话》,似乎并无“为天下法”之意;嗣后别有类似之作,才改为《晦庵书话》。目下此类作品甚夥,大多沿袭该书写法。要而言之,不外乎唐氏所说,具备一点事实,一点掌故,一点观点,一点抒情的气息”。但是这却不足以规范周作人。我曾称其为“书话大家”,现在想来并不妥当。或者说,“书话”本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即唐弢那类写法,广义则凡与书有关之作皆可称为“书话”。周氏自谓:“我所说的话常常是关于一种书的。”(《夜读抄·后记》)如此,冠以这一名目亦无不可。

   对于这类文章,周氏另有说法。《书房一角·原序》云:“民国廿一年以后,只写随笔,或称读书录,我则云看书偶记,似更简明的当。”《夜读抄》以后各集,大率如此。以前引唐说对照周文,往往限于“事实”与“观点”,惟不止“一点”耳;所作别有文采,虽然正与“抒情的气息”相反;至于“掌故”,或为“书话”最重要之因素,在周文中分量并不算大。此即“看书偶记”与狭义的“书话”区别所在。周氏一九二八年作《闭户读书论》,其中有云:“宜趁现在不甚适宜于说话做事的时候,关起门来努力读书,翻开故纸,与活人对照,死书就变成活书,可以得道,可以养生,岂不懿欤?”十六年后作《灯下读书论》,则归结为:“盖据我多年杂览的经验,从书里看出来的结论只是这两句话,好思想写在书本上,一点儿都未实现过,坏事情在人世间全已做了,书本上记着一小部分。”其间所撰大量“看书偶记”,乃是“吾道一以贯之”。凡此种种,求诸他人“书话”,几不可得。彼此本非一路,是以毋置高下;然而此书虽冠名“书话”,读者还当别具只眼。以“闲适”论,“书话”多半有些闲适,知堂文章却未必也。

      当然周氏所写“看书偶记”,也可分为两类。表述思想者固然很多,亦有不少旨在单纯介绍。其中涉及外国文学或思想时,所举例子大都直接译自原文;谈到中国古代一些笔记,原著大家往往难得读到,作者特为披沙拣金,摘录若干。借用唐弢的话,或限于“事实”;或不限于“事实”,进而阐发“观点”。相对而言,似以后者价值更大。遍读这部《知堂书话》,即可知晓就中区别。此外还要强调一点,虽然此书前勒口文字称:“《知堂书话》将周氏三十多部文集和集外文、未刊稿中谈书的文章全部采辑起来,”其实也还是个选本。因为周氏毕生著作,与书相关者占十之七八。正如其所说:“讲一件事情,大抵多从读什么书引起,因此牵扯开去,似乎并不是先有一个主意要说,”(《立春以前·〈风雨后谈〉序》)譬如本书未收之《案山子》即从胡适《四十自述》引起,而《结缘豆》从范寅《越谚》引起,《论小说教育》从吴永《庚子西狩丛谈》引起,《无生老母的消息》从刘玉书《常谈》引起,似皆属于“看书偶记”也。

《知堂序跋》是《知堂书话》的姊妹篇。正如作者所说,这也是“小品”而非“大品”,而二者区别在于,其一“自己乱说”,其一“为圣贤立言”。思想上非正统,写法上不规矩,正是其本色所在。周氏从前曾自编《苦雨斋序跋文》一册行世;这本《知堂序跋》,属于“扩而编之”。编者在序里说:“周氏一生所写的序跋文,在这一册中,大约包罗无遗了。”该书初版于一九八七年;此后又有不少遗作,陆续揭载。譬如“苦雨斋译丛”之《欧里庇得斯悲剧集》一书,收有周氏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日所作《〈在奥利斯的伊菲革涅亚〉译者序》,以及翻译的辛蒙兹与廷柏雷克《〈圆目巨人〉引言》、赫德《〈在奥利斯的伊菲革涅亚〉引言》;《希腊神话》一书,收有一九五八年五月十二日所作《〈希腊神话〉引言》;此外影印本《知堂遗存》两种,收有一九五八年四月所作《〈绍兴儿歌集〉小引》,以及一九六四年七月十一日所作印谱题记,皆为此书所失收。此外,《知堂乙酉文编》中《关于竹枝词》和《关于近代散文》二文,系为当年编就但未能出版的《北京竹枝词集》和《近代散文》写的序或跋,似乎亦应阑入。《点滴》、《现代小说译丛》、《陀螺》、《两条血痕》等译文集中各篇的译后记,也不该遗漏。又周氏晚期某些翻译作品,先前出版时曾被删改,近年则据手稿恢复原貌,重予刊行。《知堂书话》所收《关于卢奇安》一文,周作本为《关于路吉阿诺斯》;该篇第一句话“路吉阿诺斯(Loukianos)可以算是文苑中的一个奇异人物”,被改为“卢奇安(Loukianos),又译琉善,可以算是文苑中的一个奇异人物”。在“苦雨斋译丛”之《路吉阿诺斯对话集》中,都已经改回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