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话说书的面子  

2006-04-29 13:3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先有书可读就行,不管书是什么样子。后来渐渐留心这码事了,乃至不无“讲究”。平时到书店一走,这本合意,那本不合意,多少也有一番道理。可是堂而皇之发议论,却觉得并非易事。首先,如同内容一样,书的样子好坏,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次,样子关乎书的成本,印制不佳,没准出版者是有心给你省几个钱呢。然而话说回来,前者并不妨碍表达一己之见,后者也不足以概括全部问题——尤其当今多数情形,恐怕与之恰恰相反:把书印得漂亮,打算让你多花点钱亦未可知。

       这里涉及图书出版之为一种商业行为,而我对此无意置喙;尽管书价高低势必影响读者的购买能力。想说的是,书的样子固然与成本有关,但是二者并非一事。讲得具体一点,样子好,可能成本要高;成本高,样子却不一定好;成本不变,也可以把书做得更好一些。经济问题之外,还有一个审美问题。

       其实与其说书的样子要好,不如说要恰当,这包括开本、封面、版面、插图、用纸、装订形式诸项。看看现在的书,常常不是“过”,即是“不及”,又以“过”更其多见,殊不知“过犹不及”也。说来精装本未必比简装本强,异型开本未必比普通开本强,封面及版式设计繁复未必比简单强,有插图未必比没插图强这些话实在“卑之无甚高论”,但是书籍设计者往往想不到,至少做不到。撇开经济因素不谈,求繁容易,求简则难,可能亦为原因之一。

问题在于怎么才算“恰当”。从前知堂翁评论《王尔德童话》中译本说:……使我最不满意的却是纸张和印工的太坏,在看惯了粗纸错字的中国本来也不足为奇,但看到王尔德的名字,联想起他的主张与文笔,比较摊在眼前的册子,禁不住发生奇异之感。我们并不敢奢望有什么插画或图案,只求在光洁的白纸上印着清楚的黑字便满足了,因为粗纸错字是对于著者和译者——即使不是对于读者——的一种损害与侮辱。”(《自己的园地》)读者对于图书装帧设计等的基本要求,无非如此;有关王尔德一节,则启示我们书的样子,要与内容相得益彰。王尔德所著,自以印得“唯美”为宜;书里书外,得以一并传达他的意思。

相比之下,周氏自己风格冲淡平和,设计也许反当求简了。我想起一位朋友对我校订的《周作人自编文集》的批评:“这部书装帧设计之基调,似乎仍偏在‘闲适’的一面,洁净秀逸,清雅得可爱,不过,若开本能够从窄,并且省略掉每篇文章题头与篇尾的小装点,或者更觉简净,更觉大方。”鄙意颇以此言为是。

当然所批评的“每篇文章题头与篇尾的小装点”之类,须得一册在手,才能明白究竟。不如另举封面设计为例。有家出版社近年来印行不少翻译小说,选目都不错,装帧设计却颇不考究。说是精装,其实只是一个硬壳儿,反不如简装感觉舒服。封面时而借用电影画面,与小说内容毫不相干,像《人性的污秽》、《金色的耶路撒冷》、《治疗》、《一场美国梦》等,均是如此。读者如果看过那个电影,更会觉得莫名其妙。倒是采用绘画作品的几种,多少还能对得上号。譬如《纯真年代》封面用的马奈的《阳台》,伊迪丝·华顿笔下的埃伦·奥兰斯卡,与画中以贝尔特·莫里索为模特儿的那位,意蕴的确不无相通之处。

又如重印古籍的两家权威出版社,封面设计原本简洁大方,这几年却变得要么图案过繁,要么色彩过艳。这或许与意在招徕读者有关,但我不知道是否真能达到此种效果。就中有几本封面颜色根本不正。坊间有的书籍,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总归就好一点。所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未必一概通行,此乃在同一水准说话,并不给低能者以可乘之机。

讲到书的样子,不能不提到插图。插不插图,插什么图,还是要看恰当与否。这也可以举个例子。前些时我写书评,讲过《印象派绘画史》不少好处;若以所配插图——并非原书所有——而论,不能不说这个印本有些毛病。其中不是印象派画家的作品,所占比例不小;西斯莱、巴齐依、莫里索、卡萨特这些印象派的重要角色,反倒一幅没有。显然配图者资料不全,另找一些来凑数的。然而用处可要大打折扣了。

这里所说,都与一本书的成本无关,至少与直接成本无关。至于为保证质量而需要提高成本的,无须一味节省。偷工减料,不如不干。以黑白插图为例,纸张如果太差,乃至背面字迹透过,也就没法看了。套用前引知堂翁的话,该说:“太差的纸张是对于画家的一种损害与侮辱。”又如封面没有勒口,纸就应该硬些,否则很容易折了角儿。于此等处节省成本,即便旨在降低书价,也是徒劳无益,盖所省有限,所失太多也。

末了强调一句,我发这番议论,乃是基于以下共识:书不止是印了字的一叠纸而已,须得讲究它的样子。否则什么都是白说。记得有朋友告诉我,当初买得一套《神曲》,正是因为印得很好。我自己买书也有类似情况。一本书好,除了内容之外,装帧设计也应该令人满意。蒲宁说:“要知道,上帝是喜欢一切都‘好’的。他看到他的创造物‘非常之好’就会感到高兴。”(《贝尔纳》)借用过来形容书,倒也未尝不可。

 

                                                                     

  评论这张
 
阅读(1469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