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止庵

阅读是一种游历

 
 
 

日志

 
 

我的闲章  

2006-11-20 17:2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章好像是书画家的物件;我辈不写字,不画画,似无所用,去年却也请人刻了几个,玩玩而已。既然如此,无须罗唆,言归正传。

就中四枚,系稼句兄托人代刻。一是“鉴于止水”。见《庄子·德充符》:“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我的笔名即由此而来。其余几枚,典故亦出《庄子》。

一是“吉祥止止”。见《人间世》:“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应帝王》里有段话,可以用来解释:“无为名尸,无为谋府;无为事任,无为知主。体尽无穷,而游无朕;尽其所受乎天,而无见得,亦虚而已。”两处所说的“虚”,正是同一意思,即把“成心”尽皆去了。此外,《大宗师》所说:“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亦是此意。“同于大通”、“体尽无穷,而游无朕”,即庄子所谓“吉祥”也。

   一是“今子止”。见《齐物论》:“罔两问景曰:‘曩子行,今子止;曩子坐,今子起;何其无特操与?’”“景”的答话,即命意所在:“吾有待而然者邪?”很接近《逍遥游》所说“至人无己”。

一是“闻之疑始”。《大宗师》里,南伯子葵问女何以“闻道”。女偊答曰:“闻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闻诸洛诵之孙,洛诵之孙闻之瞻明,瞻明闻之聂许,聂许闻之需役,需役闻之于讴,于讴闻之玄冥,玄冥闻之参寥,参寥闻之疑始。”前作《樗下读庄》,曾解释说:“从‘副墨’到‘疑始’,是由人为越来越接近于自然的过程,是由‘有待’到‘无待’的过程,也是由理性进为悟性的过程。‘副墨’、‘洛诵’明显是有心学习,‘瞻明’、‘聂许’则去了这份心了;‘需役’、‘于讴’是不觉而如何,理性已变为悟性,但着眼点还是外在表现,或还是从外面说的;‘玄冥’、‘参寥’却是从内里讲了,纯是感觉;‘疑始’就是体会无限,就是得道,这是形容其无终极无尽藏之意,不是理性思辨意义上的认识。”

另外三枚,则是云南强英良君所刻。一是“自适其适”。见《庄子·大宗师》:“若狐不偕、务光、伯夷、叔齐、箕子、胥余、纪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又见《骈拇》:“夫不自见而见彼,不自得而得彼者,是得人之得而不自得其得者也,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大宗师》那一节,自闻一多起即有所质疑;《骈拇》亦属庄子后学言论。然而“自适其适”一语,摈弃自身以外一切价值标准,在我看来颇得庄学神髓,故写文章一再引用。

一是“其动止也”。见《天地》:“凡有首有趾无心无耳者众,有形者与无形无状而皆存者尽无。其动,止也,其死,生也,其废,起也,此又非其所以也。有治在人。忘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忘己之人,是之谓入于天。”此意近乎《齐物论》之“夫吹万不同,而使其自己也,咸其自取,怒者其谁邪”,即“吾丧我”,亦即“至人无己”也。附带说一句,《人间世》有云:“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我也喜欢。

此外还有一枚,曰“如面谈”。我曾以此为题,出过一本集子,在序里说,忘了从谁的书里得知俞曲园曾手制一种信笺,上面画两个老人对坐,旁题“如面谈”,我觉得此语甚好,“如”字尤得我意。我平素很不擅于与人打交道,即使对极敬重的人也是这样,如面谈而终于不是面谈,庶几可以减免一些拘束与尴尬,又由得我们说我们想说的,这才说得上是“不亦乐乎”呢。说来苦雨翁对此也中意,见《知堂回想录·从不说话到说话》:“平常写文章的时候,即使本来没有加进去诗的描写,无意中也会出现一种态度,写出来夸张不实的事来,这便是我在乙酉(一九四五)年六月所写一篇《谈文章》里所说的,做文章最容易犯的一种毛病,即是作态。……对于这种毛病,我在写文章的时候也深自警惕,不敢搦起笔来绷着面孔,做出像煞有介事的一副样子,只是同平常写信一样,希望做到琐屑平凡的如面谈罢了。”我取书名时没想到这番话,不然该说出处在此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